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街道摇滚史:公交车窗中的成都七十年
发布日期:2022-07-30 02:24   来源:未知   阅读:

  前面挂着领导人巨像的这些车辆,从47辆道奇、雪佛兰、福特、丰田等进口旧货车拼凑、改装而来,耗时一年。木工…… ( 这样的纯手工场景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一种汽车世界品牌:双R开头那种 ) 从7月1日到4日免费,全城欢动。

  公共汽车对成都人的冲击,不亚于1910年劝业场上的电灯。后者让少年郭沫若如梦亦如电,写进了“天街”之诗。多年后,米建书的儿子米家山拍出电影《顽主》,镜头跟随穿行在尘世中的葛优、张国立们,超大城市符号还是乌泱乌泱的人群和……公交车。

  整整七十年之后,回到那个原点——城市,所谓人群的聚集,其实是追求更为自如的流动。

  此前公共交通的糟糕有目共睹。1920年代,报纸曾刊登过一桩奇案——双流姑娘刘可芬,被继母带进成都许给了人家;继母对丈夫说,女子逛街得了急病,已殁,并在青羊宫设了假坟;这名女子对继女如法炮制,称其父染传染病身故,阻隔探视。数年后,刘老汉进城在成都街头撞见了“病死”的女儿,被迫承认这桩婚事。

  难以想象,双流和成都主城今天坐公交自由穿行不到一小时的路程,当时竟有如此“时差”和“异地感”,从而提供了诸多操作空间。

  大军刚进城时,有人说,不能再拉车了。传言到了贺龙耳中,他立刻让手下穿上军装去坐车。谣言遂止。

  ▲1956年,27岁三轮车夫杨吉明写的自传(简历),结字用笔,颇为老到。

  新时代必须有新时代的公交。1951年3月,成都公共汽车的宏图在棉花街的一栋平房拉开。其时,距离第二年7月1日这座城市首台公交车的上路,还隔着16个月、400多天。

  棉花街在哪?和纱帽街北段垂直,在如今的高德地图上,已经搜不到这条街道,就像一个事了拂衣去的侠隐,棉花街今天已经隐没在蜀都大道中。

  1951年3月,成都建设局抽调人手组建公共汽车筹备部,基本建设费用给了26万元,旧货车47辆,全是福特、道奇、雪佛兰和丰田、尼桑……听起来全是大牌,但年久失修,差不多20辆已报废。

  就这样的场面,也没有难住成都人。技术人员每天在棉花街的车间里忙碌,还和市领导们讨论,是不是要搞“平头式”?

  所谓平头式,就是目前公交车的样子。事后证实,平头式差不多可以多装20来人。

  技师、技工们睡地铺,家也不回,没日没夜把这些老旧货车,改装成16辆红黄色的新型公共汽车。

  成都公共汽车第一线,从盐市口到梁家巷,一个月载客24万人次,后来又延伸到北门火车站,月载客可达26万人次。于是,又开通了盐市口至浆洗街的第二线,牛市口到将军衙门的第三线。三条线万人次。

  从盐市口到浆洗街,公交二线“掠过”华西坝。建国初期的西南军政委员会中,还有一位女性委员叫邓季惺。1943年,邓季惺在成都开办《新民报》,其子随母转学,插班进了今天华西坝东边的高琦初中——以华西协合大学国外校董事会主席高琦(cher)博士命名。

  公交二线开出的时候,《新民报》成都和重庆版均已歇业;北京版1952年被作价两万收购,改成《北京日报》;1953年上海版公私合营,改为《新民晚报》。

  成都公交一线个站点,延伸至火车北站后,线公里。当时很缺驾驶员——有部分驾驶员不得不从成都裕华纱厂借调来。月薪16元,驾驶员们热情高涨。

  公共汽车第一线是“无人售票车”。这种“无人”,指的是在站台上售票,售票员守站不上车。先买票上车,乘客到站下车后接受站台验票。

  成都推出了第二线、第三线名服务员;但不卖票,仅仅用于携老扶幼。直到1955年10月,才有了车上售票模式。

  第一线起点站从盐市口延伸至武侯祠时,前媒体人魏迎松还在商业场小学读书。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了一张公交车通票,他非常兴奋。一个人从位于文化宫附近的家,走路到火车北站,然后坐车到武侯祠,“除了坐车,什么也没干,下了车就直接走路回来。”

  引擎发动启动技术全部为手摇臂启动引擎。倒挡排不是手动排挡,而是脚下排挡,俗称“踩倒爬”。张学良后来和唐德刚聊天时,也对当初的汽车大摇其头,“很难开”。

  1956年,女售票员们鼓起勇气申请学开车,成都公交公司办了个公共汽车女子驾训班。

  ▲1957年“三八”节前,成都第一批部分女驾驶员邝桂华(前右)、李宗美(后右)、吴桂蓉(前左)、周惠群(后左)留影

  邝桂华驾训班毕业,分配到了成都市小汽车出租站当驾驶员,成为成都“第一的姐”。

  小汽车站多有气魄?1957年,成都采购了4辆梅赛德斯-奔驰220a/W180作为面对公众的小汽车。这种车型的升级版220s/W128,堪称冷战时期的符号——联邦德国总理康拉德·阿登纳的座驾。

  1958年,小汽车出租站服务了“成都会议”。白天开车,晚上还去参加大炼钢铁。

  苦出身的周惠群找到了新职业。1952年,20岁的她在搬运公司当淘沙工(编者注:可以去问令尊或令祖,什么叫淘沙工),被分配去学车。1955年初,周惠群正式调入成都公共汽车公司当驾驶员。第一天就成了新闻人物:昨天的搬运工,今天的女司机。

  从那一天起,她开公共汽车30年,无任何事故。周惠群给自己定了条“铁律”:不迟到、不缺岗。

  1956年,上班5点45分,晚班下班时间近午夜。当时,所有驾驶员上下班都乘不了公司的公共汽车。平时很节俭的周惠群思前想后,干脆买了一辆英国“兰令”牌自行车。

  1963年夏天,周惠群因腹泻在春熙路一医院输液,看着滴哒滴哒的慢速输液管干着急。趁护士离房,她拔出针头,把一瓶药液一口气喝下,跑去上班了。

  60年代是一个艰难的时代。在饿肚子时还能有这样的职人精神,着实令人钦佩。

  1960年7月6日,《人民日报》曾发表社论《大量生产小球藻》,“蛋白质含量比大米高5倍,比小麦高3倍多”。当年就读成都五中的周孜仁回忆,学校把原来宿舍区洗衣取水的池子改为“藻类繁殖池”。先满灌清水,再加上小便,据说“小球藻”这样繁殖尤为迅速——以确保学生每顿饭里都有充足的小球藻。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调度员张光钰成为公共汽车公司的标志。

  也是在那个时代,在公交车的摇动中,不少成都人透过车窗玻璃,第一次看到了陈麻婆豆腐店被改成了文胜饭店。

  先说说对高度的追求。1958年7月,成都第一次组建双层公共汽车制造队伍。

  ▲1958年,中国第一辆双层公共汽车“火炬号”。只造了一辆,但代表了成都的创新精神。

  这批车共有六辆,蓝色涂装。1988年9月9日,当时的成都市公交总公司与香港必通达巴士服务有限公司合作,以车身广告收益作为车款补偿方式,成功地引入了这批二手英制双层公共汽车。

  当时,六辆双层公共汽车专跑一环路34路,票价也首次采用了五角一票制,减少售票占用时间。

  一环路围绕的八九十年代,充满了时代感。80年代初,一环路西侧的省医院、青羊宫一带,出现了一些卖小吃的生意人。

  他们大多为知青、老三届回城无业者,也可能是冤假错案平反的。那时候家里子女多,一耽误,接班的机会可能就被兄弟姊妹拿走了。为了生活,他们推个三轮车,上面架个蜂窝煤炉,捞点抄手、面条,煮碗醪糟,弄些七七八八的小吃。

  ▲至今在离青羊宫不远的二环桥下面,胖哥蹄花等鬼饮食仍然是凌晨的城市主旋律。By冯小平

  1989年,丁磊以高出重点分数线分的成绩,被一环路的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录取。从此,他也对这条公交线岁的电子科大应用物理系副教授宋如华突然辞职了。

  一环路曾经是相亲的一种分界线。当年,川棉厂“纱妹儿”曾说:一环路以外的男人都不嫁!

  据说广州仟村开张后,王遂舟对当地营业员的服务十分不满,于是下令从郑州空运1000名营业员去,让她们长期包住3家宾馆、充当模范 (注:这可能是广州商业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1996年,成都仟村百货成立。

  仍跑34路这条黄金线年代,车水马龙的人南路。By刘陈平1995年3月31日,首批从南京接回的金陵牌双层汽公共汽车全部投入58路,后者成为成都第一条双层公共汽车专线。当时从南京接回来的时候,路码表记录的里程是:2376公里。1994年12月28日,成都再次制造双层公共汽车。

  ▲成都三节通道式车。1960年2月10日被《人民日报》称之为“公共汽车老大哥”。

  公共汽车是城市变迁的重要标识。流沙河调侃说,“难怪从前乡下农户竟专程来坐公共汽车的,上车买票,问他到哪一站,他说管XX的坐三分钱,他深感车轮上有幸福呀。”

  其实,他自己也不避讳这种洋盘感,“……坐在靠窗位置,欣看沿街低矮商店急速后退,很不免阿Q,觉得高出世尘,想抒豪情,歌颂一番。

  1960年,因为燃料短缺,成都公共汽车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无轨电车筹备处。

  1962年开行第一条无轨电车线路—火车北站至盐市口;1963年开行电2路—九眼桥至通惠门;后来因为坐电车的人太多,1964年又开电3路—牛市口至通惠门;之后1980年有了电4路,1981年有了电5路。电车公司共计5条线台左右。

  很挤。为了让尽量多的人能上车,售票员负责开关门,驾驶员从驾驶室跳下去用力推着乘客往车厢里塞,能多挤进一人是一人。

  电车驾驶室是一个独立空间,为了多载人,驾驶员往往允许乘客挤进驾驶室,冯承义说:“最多一次我的驾驶室挤了14个乘客。”挤进驾驶室的人都呈半蹲状态,但即使这样,当时的人也认为有电车坐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回忆自己的公交车年代,也是挤:“赶赶公交,都要赶出几个国家来。首先是越南(越过栏杆),然后古巴(鼓捣巴上去)……”

  八十年代,成都电车公司还曾作为“教头”,为郑州、洛阳等电车公司培训驾驶员。

  当时盐市口在电车线网的交汇处,分线器最多,易发生电车掉鞭子等故障。发生这样的情况,执勤交警都会赶快上前帮忙,以避免拥堵。公交经常跟交警搞共建工作,以获得对彼此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1980年春节后,张建开始驾驶公交车。当时流行一句职业谚语,“一是听诊器,二是方向盘”。

  他负责的6路和8路,分别通往杉板桥和二仙桥,都是闻名的东郊工业区。“那时候的东郊,可以说是自行车的海洋,工人们上班下班都是一人一辆自行车,我们开着公交车挤进去,就好像一艘行驶在自行车海洋上的船。”

  物价变迁,当时的几分,确有独当一面的价值的。不信,可去问问你家长辈当年的工资。上世纪80年代,公交票价4分钱起价,实行梯级票价,最高票价不超过1角6分。

  后来,公交车票又增加了“成都市无轨电车客票”,除了注明面额和所属公交公司外,还有上下两组用于标记的数字。

  ▲售票员往往会准备一支笔,通过勾画公交票面上的数字,来标记乘客从哪一站上车,以便确认车费。售票员除了负责售票外,还要报站。

  1979年改革开放后,车票面值第一次出现了“角”。1983年5月1日,成都市公共汽车公司与电车公司合并,成立成都市公共交通公司,至此,成都公交的车票统一为“成都市公共汽车客票”。

  还有一种票不得不提,那就是月票——等于是成都市民的日常专属票据。买月票要凭单位证明,而且家和工作单位必须距离3站以上才能办月票。郊线月票更为严格。

  近几年来,公交车票的支付方式更是日新月异,定制公交的电子票、NFC手机支付、天府通二维码支付等纷纷登场。

  对于一座陌生城市,了解和熟悉交通路线是培养城市归属感的第一步,而在手机刷二维码进站的 app 出现之前,买一张公交卡通常意味着你即将在这座城市久留。在通勤的公交上你很容易获得一种感受,就是周围的人跟你一样累了一天下班回家,这种「微妙的共性」很容易让你感觉自己也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归属感。

  2003年,在蓝学东的劝导下,在红星路步行街乘坐20路的乘客逐渐养成了自觉排队的习惯。20路现象成为一道文明风景线。

  这条公交小巴串起了明婷饭店、华兴煎蛋面、雨田饭店等成都人熟悉的苍蝇馆子,还有特色小面、火锅冒菜、烤肉、锅魁应有尽有。

  截至目前(注1),成都公交线万人次左右,形成分工明确、相互协作、无缝衔接的“快、干、支、微”四级公交线路网络,线网覆盖面扩展至中心城区“11+2”区域,500米站点覆盖率达95.7%。其中,快速公交、夜间线路、果蔬专线等特色线路不仅受到市民的一致好评,还多次被央媒专题报道。

  有。但几乎每个经历过红庙子疯狂年代的人,似乎都没有提到他们在那里坐公交的经历。

  1991年12月26日,成都第一家证券行——四川金融市场证券交易中心在红庙子街挂牌营业,为书写暴富神话埋下伏笔。

  深股开市前一年多,万科发行股票2800万股,每股一元。王石亲自带队上街推销股票,他在深圳闹市摆摊设点,有几次甚至跑到菜市场里和大白菜摆在一起叫卖。他还请工商局帮忙,出面邀请个体户开会,在会上反复宣传股票发行的意义和股票的投资价值。台下的人听得不耐烦了,站起来大声说,“不用讲这么多了,该摊多少我们就捐多少吧。

  就连附近的锣锅巷,鼓楼北街,东打铜街,全部都是人!据说每天十万人,交通全部中断。

  1993年3月,时任成都市委书记骆隆森召开紧急会议,口头宣布:其一,为整治成都交通治安秩序,决定将红庙子股市迁移到城北体育馆

  多年后人们想起自己究竟如何去的红庙子。一般的方式都是两种:骑车;或搭乘公交在很远的地方就下了,走进去。

  这些犬只由专人进行喂养、训练,公司还专门划拨100元/月/狗,用于购买狗粮。狗狗也有工资的哦……

  2015年8月1日,成都第一个大型公交立体综合枢纽(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公交枢纽综合体)--金沙公交枢纽站进入全面运营,实现了地铁、公交、BRT无缝接驳。站台区总面积约2800平方米,可最少容纳5600位乘客同时候车。从此,金沙公交枢纽站也成为了成都最繁忙的公交场站之一,仅二环高架快速公交每天客流就突破32万人次。

  2019年4月,市民在金沙公交枢纽站候车时惊喜地发现,5G网络信号,已经覆盖到了这里。

  该综合体除实现站台的5G网络全覆盖,并开设5G市民体验区外;还具备了全国首个5G智慧公交管理调度系统,通过5G+AI创新应用升级公交调度管理,方便乘客出行。

  2019年7月,金沙公交枢纽站地下通道正式开通,实现了快速公交、常规公交、地铁(4、7号线)等多种交通形式之间的无缝接驳转换,提供了更好的出行体验。

  截至目前,成都公交集团共有36个公交场站,占地782.4亩,进站参营线班。这些功能完善的公交站,正在成都的各个区域发挥着“交通枢纽”的作用,为市民的公交出行提供便利,也为成都公共交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保障。

  《人民日报》将成都造三节通道式车称之为“公共汽车老大哥”。这是全国第一辆球铰式通道公共汽车。

  成都在营纯电动公交车已经达到5000辆,本年度还将在中心城区增加投放1400辆,预计到本年底,成都中心城区5+1区域将全部实现新能源化。

  《百年车风景:成都交通与影像》,张建《锦城之舟:成都公共交通车辆影像志》,张建部分署名摄影,刘陈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 by DedeCms